请叫我超人吧 第505章 分担责任与义务

作者:白浅全书名:请叫我超人吧 类别:女生频道更新时间:2022/01/13 02:48:42字数:2387
  “咦,她们是认识的?”

  藤丸立香有些松了口气,本以为是要来场二阶段Boss战的。

  但现在看来,好像并不需要动手,对方似乎是属于可交流类型的存在。

  “等等,你是……”

  远坂凛这时候也惊叫出来,把手圈起个Ω型,再往自己的眼前一放,遮住吴克如今拥有的头发,瞬间就认了出来当年那个从天而降,砸碎下水道救了自己的大哥哥。

  “梦中大哥哥?!”

  然而,远坂凛即将要说出的话,却被伊莉雅抢先说出。

  当年的那个梦,伊莉雅可是记忆犹新。

  在她的那个人渣父亲要掐死她的时候——这是四战圣杯时期,在圣杯之中发生的幻象事情,不过确实是链接了当事人的潜意识,而正是对方突然砸碎窗户的闯入,一拳把那个人渣父亲揍飞,才让她没有体验被生身父亲亲手扼杀的感觉。

  若说,对卫宫切嗣的好感度,在伊莉雅这边是负数的话,那么对于吴克这个在梦中,曾经救过她一次的陌生大哥哥,伊莉雅的潜意识好感,就是很高的正数了。

  “SB,你原来还活着?”

  卫宫切嗣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十年前的事件中,对方可是上天去弥补了,此世之恶展开的大窟窿的。

  “诶?诶?诶?”

  见着周围这个时代的一个个圣杯御主,都跟对方打起招呼,甚至英灵Saber那边都和对方说了声好,藤丸立香都有些懵逼了,这些人居然都跟眼前的家伙是认识的。

  “???”

  樱也有些发愣,她喊吴克哥哥为哥哥也就算了,为什么自己的那个亲姐姐,以及爱因兹贝伦的那个头戴紫色兜帽小萝莉,也要跟着喊吴克哥哥为哥哥啊?

  吴克听了同样一愣,等环顾看了看远坂凛和伊莉雅。

  呦,竟都是见过的,当年被自己救过的两个小女孩的长大版本。

  伊莉雅最容易识别,她长得很慢,现在看起来也就十一二岁的模样。

  而远坂凛是两根马尾辫的辨识度很高,特别那张天生就适合颜艺的瓜子脸,让吴克颇有印象。

  山之翁、红A、恢复过来的赫拉克勒斯:“……”

  看着将中间之人围住的自家御主,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  “你们瞎喊些什么,我喊吴克哥哥为哥哥,是因为当年他是我的救命恩人,是他从间桐家的虫巢中救了我。”

  樱瞪着眼睛看向靠近过来的两个家伙。

  “樱,我也一样,我当初被海魔抓住的时候,也是他扛着挖掘机拯救了我。”

  远坂凛解释。

  “好像有谁不是被他救的一样,我是在梦中被我的那个人渣父亲掐住,继而被他救下的。”

  伊莉雅也说道,还指了指一旁的卫宫切嗣。

  卫宫切嗣的脸色变了又变,他终于知道女儿对自己的敌意主要的构成原因了,十年前圣杯中的那些幻象,竟是还链接着当事人的意识,换句话说,当年他要解决掉的女儿幻影,竟然真的就是伊莉雅本身。

  “停停停,现在最重要的可不是叙旧,你们谁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  吴克的头有些大,阻止了周围人乱七八糟的发言。

  “樱,就由你来给我说吧。”

  吴克直接指名。

  “另外,其他人,都赶紧给我干起活来。”

  环顾了周围一片废墟的场景,吴克说道。

  “这片废墟还有着不少存活者,帮忙挖救出来。”

  “你去那边,你去这边,樱跟着我,跟我说的同时,听我指挥……”

  迦勒底,罗曼医生和达芬奇,透过藤丸立香和玛修的通讯器,瞧见她们两人被直接征召,被指挥着去废墟里挖人救人的情况,相互看了一眼,就面面相觑起来。

  “恶神会救人吗?”

  “我不知道,但也许他不是恶神也说不定。”

  而本对吴克的身份有些怀疑、怀疑对方被此世之恶附身的卫宫切嗣,却也没能质疑出来,就和阿尔托莉雅也被安排去挖人救人了。

  魔神柱被解决掉,本该可能继续展开的圣杯战争,就这么停歇了下来,一整个晚上,所有人都在掀废墟挖人救人的过程中度过。

  而吴克也从樱的口中,逐渐了解到了现在的情况,这个世界的红牛仪式【圣杯战争】重新展开,突发变故出现想要毁灭人类世界的魔神柱,他们联手起来阻止了魔神柱,但却差点被拉着一起陪葬……

  “你还是小孩子,怎么能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呢?”

  许是想到当初的小樱,吴克在把一个断了一条腿昏迷的男人放下来后,就揉了揉从废墟里同样抱出一个还幸存下来的婴儿的女孩脑袋,下意识责怪对方道。

  “我已经不小了,都十五岁了!”

  樱虽然很享受吴克揉她头的动作,但还是对此据理力争起来,而她那不属于这个年纪应该拥有的挺翘兔子,则因为刚才的战斗崩断了里面稳固胸部的链接带,现在有些抖动起来,却似乎在表示着对主人话语的赞同:已经不小了!

  一夜无眠,辛劳一晚,除了吴克和那些英灵外,御主们皆是气喘吁吁、累的不行。

  人汇聚到了冬木市教会之中,看到十年的少年还活着的言峰绮礼有些惊讶,但却还是直接商讨起了,对于昨晚事件的后续处理事宜。

  按照这个世界神秘界的保密条例,所有见证神秘的普通人,要么被解决掉,要么就得被催眠模糊掉那些见证神秘的记忆。

  然而,昨晚整座城市都经历了不可思议的危机事件,那并不是可以用瓦斯爆炸意外就能敷衍过去的事情。

  而若是要模糊所有人的记忆的话,却也是需要动用大批量专业的催眠类魔术师的。

  “抹去普通人的记忆,把那个所谓的魔神柱,带给这座城市的灾难,变成自然发生的灾害?

  那为什么你们不尝试用那可以许愿的圣杯,来消弭这次灾难带给这座城市的伤害呢?”

  言峰绮礼朝着吴克看过去,并不完全清楚昨晚以及当年情况的他,还把吴克当作打个巨大海魔,还要死去活来的人物,却是说道:“噢,圣杯,那当然没有问题,但是有谁能够来许愿呢,周围这些御主们,又是否愿意如此大公无私呢?”

  “我们没有意见。”

  吴克一开口,就得到了韦伯和樱的赞同。

  “我……也是一样。”

  看了看身边的红A,远坂凛也开口了。

  “圣杯是爱因兹贝伦的夙愿,但跟我伊莉雅有什么关系?

  所以,我也不反对,只是妈妈的人格要取回。”

  伊莉雅说道。

  卫宫切嗣看了看伊莉雅,又看了看吴克,再看看身边的阿尔托莉雅:“同取回我妻子被圣杯夺去的人格,此外我也无异议,只是,现在有个问题是,那就是圣杯是否还处在被污染的情况,如果是,是否能被当成万能的许愿机去许下正常的愿望?”

  “等等,圣杯被污染了?”

  远坂凛惊讶出声。

  “你不知道的吗?”

  众人瞧过去。

  而事实也是如此,第五次圣杯战争,就参加的原C组、L组,和远坂凛的阵营,对此一无所知。

  “啊,这,但……”

  远坂凛欲言又止。

  “既然知道圣杯被污染,那你们为什么又要来参与圣杯仪式啊?”

  最终,她才憋出这么一句话。

  “阻止圣杯的降临,破坏仪式。”

  这是韦伯的发言,而他是站在樱的这边的,显然已经不掩饰他们是同个阵营的人。

  “夺回妻子的人格,同阻止污染圣杯的降临,但现在还多出一个,阻止女儿步上妻子的后尘。”

  卫宫切嗣来到了韦伯的旁边,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,显然私底下有所PY交易。

  远坂凛打了个寒颤:“你们一伙的?”

  “原计划是先解决B组,再解决你们。”

  韦伯也没有隐瞒。

  “最后再把我们也给控制住,对吧?”

  卫宫切嗣看了看樱,却也猜测到韦伯他们那边原本的计划。

  “那你呢?”

  远坂凛这时候又看向了伊莉雅那边。

  “让圣杯降临,顺便给予参与仪式的人渣父亲至深的教训,然后是夺回妈妈的人格。”

  伊莉雅看了韦伯一眼:“原本的C组御主,是被你们给干掉了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韦伯点头,事情到了现在这样,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。

  “那剩下的ncer和Rider呢?”

  远坂凛接着问。

  “我的ncer已经战死,是Rider干的,另外我的目的也不是圣杯,而是樱小姐你。”

  头上还绑着绷带的巴泽特说道。

  “魔术协会派系斗争派来的杀手吗?”

  樱眯眼,这时候的她,显得更加成熟。

  “等等,你是ncer的御主,那Rider的御主呢?”

  藤丸立香问。

  “是我。”

  “诶,修女小姐?”

  玛修惊讶。

  “抱歉,之前欺骗了你们。”

  卡莲弯腰道歉说。

  “这人脉,绝了。”

  言峰绮礼非常吃惊众人的表态。

  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圣杯仪式现在就可以宣告结束了。”

  “我们必须使用新的小圣杯,来接引大圣杯的降临。”

  卫宫切嗣坚持说道。

  “多此一举的举动。”

  伊莉雅并不买账。

  “可以直接用我身体里的小圣杯。”

  “伊莉雅,你会死的。”

  “呵,你果然是个白痴人渣,我的身体里植入的圣杯系统有两个,一个是用来维持生命的,一个则是专门用来接引大圣杯降临的,以前的爱因兹贝伦是蠢货,但我伊莉雅可不是!”

  小恶女嘴巴很毒,从一开始伊莉雅就没打算为爱因兹贝伦的理想拼上自己的性命,其他的人造人可能会接受用自己生命去引导圣杯降临的这种宿命,但她一个半改造式的,又怎么可能。

  当然,比起把圣杯拱手让人,爱因兹贝伦家族的族长,也是虚心听取了这种意见,在过去的十年对伊莉雅进行了身体改造,即是为了延长伊莉雅的寿命,也是为了她能把爱因兹贝伦家族的夙愿圣杯,给带回去的这种事情。

  “呃,所以,是需要到了我们自裁的时候么?”

  红A问。

  对于圣杯的内情,他了解的还算是清楚,圣杯本身就是对于从者灵基的收割,汇聚降临从者身上携带的庞大魔力,继而实现对世界内部大圣杯的链接,简单来说,就是需要让大部分英灵升天,才能做到的事情。

  闻言,美狄亚露出了警惕之色,在剩下的几个英灵中,就她对于世界有所眷恋,却是紧紧盯在韦伯的身上。

  韦伯察觉到了,叹了口气道:“在冬木市大灵脉消失的现在,恐怕就是所有英灵都成为祭品,也无法让大圣杯降临吧,而如果有足够魔力的话,召唤圣杯也未必就需要从者的牺牲。”

  说着这话,韦伯就看向了听说是解决了昨晚危机爆炸事件的人,也就是吴克的身上。

  “能量那东西我有的是,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把它们,转化为圣杯需要的魔力。”

  吴克手中凝聚出一颗能量光球,让识货的美狄亚看得眼角直抽搐,她也能把魔力玩出花来,但就是没见过能直接徒手握纯粹能量的家伙,对方的肉体到底有多强悍?

  “这应该是纯粹的太阳能量吧,我知道怎么转化成为魔力。”

  美狄亚说道。

  。。。。

  冬木市经历了混乱的两天,城市里的居民被封锁在了这里,却是在第三天的晚上时候,再次看见了已经有些见怪不怪的场面。

  如同金字塔结构的虚影,出现在整座城市的上空,顶端突然就散发出耀眼的光芒,将整座城市照的犹如白昼。

  恐怖能量的输入下,一条深蓝可见的魔力光束,就灌入了一个用污染碎片打造出来的接引小圣杯中。

  抑制力察觉到了,想要做出反应,而拖了两天的山之翁,也在此刻疯狂收到两道抑制力的催促指令,但却什么都没有做。

  天空逐渐出现了漩涡,有点和两仪式身体里的根源之涡相似,只不过这是世界的根源通道。

  “不好,圣杯还是处于被污染的情况。”

  眼尖的卫宫切嗣,看见了从小圣杯里头,逐渐涌出的恶念黑泥。

  而这正是上回的吴克离开后,型月这十年间重新积攒的恶念。

  “别担心。”

  吴克落下来说了一句,就捧起魔术阵里的小圣杯。

  咕咚咕咚的,把里头流淌快要溢出来的恶念黑泥给直接喝了下去。

  纯粹的、还没有诞生出新的综合意识的恶念,味道简直棒极了!

  众人:“……”

  【根源就是这个世界的中枢控制系统,而这个世界的圣杯,倒是和阿尔特休世界的星杯,有很多相似之处……】

  头顶之上,已经察觉不对的两大抑制力想要闭合开启的通道。

  对根源已经有所了解,只是在来到冬木市之前,并没有找到真正通道的吴克不再犹豫,直接就用自己的力量,入侵了手中的小圣杯来。

  众人只见一道恐怖的恶念黑流,突然从吴克的身上冒出,就逆着星球的重力,往头顶上还没闭合的根源通道冲去。

  而抑制力想要阻挡的行为,就跟柔弱的小姑娘似的,黑色的柱子只是在通道口停顿了一下,就冲入了那个口子内,彻底进入了世界的深处。

  “拜托了,请出去,这不是个体应该涉及的领域……”

  “你不离开,我们就要攻击了,将你消灭,彻底碾碎……”

  “你是个好人,你是正义使者,你应该为这个世界着想……”

  无数或是乞求、或是威胁、或是道德绑架的话,直接在吴克的意识里回荡起来。

  有男有女、有老有少,还有波澜不惊的机械音,这是盖亚和阿赖耶识的最终防线。

  “你想要让毁坏的城市恢复,你想要让死去的无辜者复活,可以,这种事情很容易办到,只需要对着圣杯许愿,就可以实现,许愿吧,来自世界之外的正义使者……”

  声音在催促着。

  “许愿,这个当然,不过,根据我个人的所见所闻,我认为你们抑制力,作为这个世界的守护力量,却是有些怠惰、以及蠢笨了。

  所以,正义使者的我决定帮帮你们,为你们分担一些保护世界的责任和义务……”

  “你要什么?”

  混杂的声音停了下来,只剩下单纯的两道。

  “请给我这个世界的管理权、控制权,我要成为第三股维护世界安全、核平与正义的力量。”

  盖亚、阿赖耶识:“……”

  打个比方,就比如现在的型月世界有两个大老板,一个盖亚、一个阿赖耶识。

  但现在,却突然有个浑身散发邪恶气息的家伙,冲进公司内部要股份,说是守护公司的正确发展。

  这……
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录   下一章
章节报错